刑法筆記(9) - 抽象危險犯與因果關係

李老師的「結果犯」面向

在老師的學說中,德國之「行為犯」(又稱義務違反犯),應該不屬於行為犯而是結果犯。
因此可以將結果犯分成兩個

  1. 實害犯 (常見於個人法益侵害)
  2. 危險犯 (常見於國家法益與社會法益,表示有對於不特定人產生實害之危險)

    1. 抽象危險犯(在德國學說中,則歸類於行為犯)

      像是酒駕(185-3),燒燬罪(173),違法藥物進口等,基本上只要行為,就認定其危險發生

    2. 具體危險犯

      則是法條中,有明文「致生危險」的,此時是否有危險必須由檢察官提出證據,有具體實害發生,例如刑 185

之所以李老師要將,抽象危險規定在「結果犯」,而不在「行為犯」中。原因在於,如果加害人能證明其危險不存在,就不會產生所謂的「危險犯」,例如在深山別墅中縱火,因無延燒之可能(因此不是用 173 燒燬罪,而是 353 之毀壞建築物罪)。若是採用行為犯一說,雖然有所謂「重大法益侵害」才成立抽象危險,但「重大」之界線容易隨著主觀標準而有所變動。所以李老師傾向將結果盡可能的客觀表達。

因果關係

自然科學當中,有所謂的條件式(若非p則非q),然則法律不可以只依賴自然因果來斷定,必須包含所謂的社會「價值判斷」。以下會針對經調和過後的「相當因果關係」來說明

  1. 條件關係

    1. 事實關係

      禁止「假設性因果進程」,如果我們只用(若非p則非q=>若q則p存在)來斷定條件關係存在,可能無法解釋一些情況,例如法警A行刑前,一人B率先槍殺犯人C,就不能以即便沒有B犯人依然會死,來認定B之行為不存在因果關係。所以我們應該排除任何未發生的假設情境(此例為法警會行刑)。只以「事實」作為認定。

    2. 規範關係(茂生p之學說),即擇一競合

      只考慮「擇一關係」,全量與半量,其中不相干兩人之各50%毒藥殺人,只能算是傷害而非殺人之「事實關係」(事實關係之疏漏),而兩者均為100%毒藥時,不能找到是誰殺的,卻只能以未遂論(規範關係之疏漏)。然則此處如不用茂生師的規範關係解釋,常以訴訟法之「罪疑為輕」解釋之

    因此要成立條件關係,必須滿足事實關係與規範關係(李老師學說)

  2. 相當性

    1. 廣義相當性 (考慮周圍的客觀固有危險,例如對人開槍,我們便推斷有其危險性)

    2. 狹義相當性 (是否直接造成結果,必須考慮其他行為的介入)

      例如一人車禍重傷嚴重,但醫師救治失敗,請問誰必須負責?
      像醫師就是第三人介入之行為,以條件關係必然成立,但不完全符合法感情
      所以通常會考慮介入情勢的「正常/異常」與「凌駕性」
      醫師治療為正常行為,而且在就醫前已重傷,醫師處置不具凌駕性。
      死亡主因為車禍而非治療。如果介入情勢有異常且凌駕性,普遍會認定會取而代之為主因。

參考法條

173

放火燒燬現供人使用之住宅或現有人所在之建築物、礦坑、火車、電車或
其他供水、陸、空公眾運輸之舟、車、航空機者,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
有期徒刑。
失火燒燬前項之物者,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。
第一項之未遂犯罰之。
預備犯第一項之罪者,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三百元以下罰金。

185

損壞或壅塞陸路、水路、橋樑或其他公眾往來之設備或以他法致生往來之
危險者,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,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。
因而致人於死者,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。致重傷者,處三年以
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第一項之未遂犯罰之。

185-3

以強暴、脅迫或其他非法方法危害飛航安全或其設施者,處七年以下有期
徒刑、拘役或三十萬元以下罰金。
因而致航空器或其他設施毀損者,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因而致人於死者,處死刑、無期徒刑或十年以上有期徒刑;致重傷者,處
五年以上十二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第一項之未遂犯罰之。

353

毀壞他人建築物、礦坑、船艦或致令不堪用者,處六月以上五年以下有期
徒刑。
因而致人於死者,處無期徒刑或七年以上有期徒刑,致重傷者,處三年以
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。
第一項之未遂犯罰之。